完结(1 / 2)

加入书签

、哥哥的校外参访上

这番外无关乎内文,请当作两条平行时空掩面。

哥哥总受入内请三思。

------------*内文防爆*--------

宋允文所就读的高中每年都会让三个年级的学生去户外教学,每个年级每年会去的地点都不尽相同,端看当时学校老师们如何决定,但基本上都是在博物馆及生态馆之类的地方打转。

这次宋允文他们要去地方是科学博物馆,由於路程比较远,所以他们的旅程是两天一夜。和朋友一同出游这件事情让宋允文很是高兴,要知道多半男孩子得友谊是从运动和玩乐中建立起来的,但是由於家里的问题,宋允文很少答应其他人的邀约,这也造就了他的朋友群其实很小。

科学博物馆这种参观地方,高中二年级的男孩子是不太有兴趣的,但宋允文却还是兴致勃勃,提早一天就准备好了自己的行李,还上网查过了一些博物馆的资讯,看看现在在展览什麽,又有什麽重点是一定要去看的。

学校安排的行程是只有一个下午的参观时间,其馀时间则是自由行动直到晚上九点回青年旅馆住宿。如果认真的去参观的话,一个下午肯定是不能将科学博物馆看完的,所以宋允文才想著要先行安排一下计画。

事前准备都万全後,宋允文才满心期待的上床睡觉。

但他不知晓的是,其实这美好的旅程或许并不那麽美好。

一大清早,宋允文就到学校集合,还没走进校园就看到数台大型游览车齐齐的停在校门外的马路上,想来那就是他们今天要搭乘的交通工具了。

「宋允文,你到啦」班长手中拿著点明表,一看到宋允文就点头在表上他的名字旁打了个勾。

点过名的同班同学三三两两的形成小团体,宋允文找著了自己的朋友也和他们站到了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閒聊著。比方说不知道今天好不好玩啦参观结束後还有没有想去哪里等等的问题。

时间就这样来到出发的时候,学生们遵照著老师的指示一个个的照序上了车。出发的时候宋允文是兴奋的,同学们也兴奋的聊著天,但不过三十分钟,大家就在摇晃的游览车中一一睡了过去,直到抵达目的地才被带队的老师们给叫醒。

参观的行程很顺利,学校早上安排了导览员给每个班级作介绍,走过一便後,下午便是自由参观的行程。

宋允文很喜爱这些东西,和朋友们参观得是不亦乐乎。

晚上吃过饭後所有人都回到了青年旅馆。科学馆附近晚上夜生活并不匮乏,有些比较活泼的人早就找了人,就等再晚一些就要出门逛逛。

宋允文也被朋友们约了出去,听旅馆柜台的人说几条街外有夜市,他们便决定要去逛逛。

到了夜市门口他们才发现人潮汹涌,为了避免到时候走散还要到处去寻其他人,一夥人便约好若走散就逛完自己回旅馆。

也许是怕什麽来什麽,没逛多久,宋允文就发现自己和朋友们走散了。他无奈的只好自己一个人自己逛了起来,但只有自己一个人著实是太过无聊,没多久他就准备先回旅馆。

「宋允文」略带迟疑的叫声突然从身後传来。

宋允文转头往声音来处看去,只见一个有些面熟的少年站在那,少年的头发染成金色,左耳打著几个耳钉,看起来有点像是混混的样子。

有些不善的装扮让宋允文胆却了一下,他并不认识眼前的人:「请问你是」

「我是周阳啊和你国中同班的那个周阳。」少年似乎很高兴确认了宋允文的身分。

「周阳」宋允文思考了一下,才从记忆中找到与这个人明对应的记忆。

见宋允文似乎想起来了,周阳点了点头笑说:「想起来了」

「啊我想起来了,周阳,好久不见。」宋允文点头说。

周阳是宋允文国一时的同班同学,後来转学後就没再见面了,虽然两人不算特别熟悉,但在这异地却显得亲切了起来。

「对啊真是太久不见了,你来这里玩啊」周阳问著,一双因为凤眼而显得有些凶狠的眼神中闪烁著奇怪的光芒,但他脸上的表情还是一派欢喜。

「对,学校校外参观。那你呢」

「喔那真难得,既然这时遇到你,要不然让我做向导带你去玩吧」

对於周阳的热情,宋允文是有些吃不消的,他隐约记得周阳当时并没有这麽的热情,国一时的周阳就是老师眼中的头痛人物,那时的他是看什麽都不顺眼。

「不用了,我正要回旅馆,晚上老师会点名。」宋允文婉拒了周阳的提议。

「别这样嘛难得来玩,你叫你朋友帮忙掩护一下就好啦」

周阳边说一只手已经搭到了宋允文肩膀上,让不习惯与不太熟的人肢体接触的宋允文不知道该怎麽办,想著要将周阳的手打掉,又觉得这样很不礼貌只好忍耐了下来。

「还是不要了,要是被发现」话还没说完,周阳就打断了他。

「不会怎麽样的啦来啦手机给我。」周阳说著就从宋允文的口袋中抽出手机,按开了通讯录开始查找。

「不要啦周阳,把手机还我啦。」宋允文想拿回手机,但伸出去的手一直给周阳挡住。

「欸,找到了。」周阳看到了名称显示班长的电话就拨打了出去。

那边的人很快就接了电话,「喂」

「喂是宋允文班上的班长吗我是允文的表哥,今天想让他去住我家,明天早上再回来集合这样可以吗」周阳说。

「这个这个要问老师,要不然你自己打电话去问问吧」

照著班长给的电话周阳很快的就拨给了宋允文的老师,只不过这一次身分从表哥变成了舅舅。

为了让老师更加信任,周阳还报了一支家用电话号码给他,然後让宋允文再与老师请求一下。

见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宋允文只好无奈的顺从周阳,和老师说了一下。

由於平时宋允文的表现都是品学兼优的,带队的老师也没有起疑,只交待了明天集合时间一定要回到旅馆。

接著,宋允文就带著周阳先回旅馆拿了行李,然後就跟著周阳走了。

也不能怪说宋允文没戒心,实在是因为他平时生活的环境就单纯,虽然这样就要去不熟的人家家里过夜,但由於身分上周阳也算是他的旧友,男孩子本来就有些不拘小节的个,所以宋允文也只是觉得周阳太热情了,倒也没觉得有什麽太奇怪的地方。

作家的话:

凛亲,你刺激到我了。掩面

此篇番外无关正文,正文里面的哥哥还是冰清玉洁的。

我不知道为什麽会写出这种东西掩面

、哥哥的校外参访中

周阳带宋允文去的地方是一处住宅区,离旅馆其实也没太远,随著周阳的脚步,他们来到了一栋公寓。

看周阳如此熟门熟路,当是很常出没在这里。宋允文认为周阳应该就是住在这里,想到要去住别人家他就有点点的紧张,毕竟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邀请他去住。

周阳似乎发现了宋允文的紧张,便回头笑了笑,一双眼睛笑眯了起来不复原本的凌厉:「这里是我朋友的住处,不是我家啦我这段时间都住他这,他人很好,你见到就知道了。」

得到安抚,宋允文点点头。

他们很快的就来到了周阳朋友的住家外,周阳从口袋中掏出了钥匙开了门,从他有备钥这点来看,他说的朋友大概和他的感情真的很好。

进了门,是个整洁的玄关,客厅也被弄得很整齐,地上铺著地毯,皮沙发是黑色的,整体的布置看起来有著时尚的感觉又带著一点温暖。

宋允文的眼睛一转,瞄到电视柜上摆放著蓝色的装饰蜡烛,不禁觉得住在这的人应该是个温柔的人。

「你先坐啊等等我朋友就回来了」周阳话还没说完,外头就传来了开门声,「你看说曹曹到,他回来了。」

随著拖鞋的声音,一个男人出现在了客厅,带著金边眼镜的男人脸上带著微笑,一下就发现了宋允文的存在。

男人还没有说话,周阳马上就跑了过去,「哪不错吧这是我朋友,宋允文,他们班来这里教学参观,明天才回去,今天就住我们这啦」

虽然不懂得周阳口中的不错是什麽意思,但一听到自己被介绍,宋允文马上就说:「你好,我是宋允文,周阳的朋友。」

男人的眼神隐藏在镜片之後,所以宋允文只能藉由男人嘴角的笑来判断他似乎心情是不错的。

「你好,我是苏廷之。」男人说,然後这才转头对著周阳点头说,「你还真是爱搞怪。」这句话营造出的感觉让宋允文觉得自己好像被隐瞒了些什麽,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熟悉的两人没有什麽必要隐瞒他,应该是自己多心。

周阳不在意男人给他的评语,只又转回来对著宋允文说:「来吧我先给你介绍房间。」拉著宋允文就走。

等到两个少年离开,被留在客厅的苏廷之脸上便扬起了一抹笑,那是一种带著些许恶意的笑容,一点都不若刚刚给人的斯文感。

周阳是很好客的,如果不管发色及他耳上那数个耳钉,周阳看起来不过就是个开朗的少年。只不过这好客还是让宋允文有些不适应。

因为今天一早都在车上度过,又参观了一整天的博物馆,宋允文其实早就累了,没和周阳玩多久就想睡了。

原本宋允文是要和周阳说一声就准备去睡了,但是周阳却从厨房端了杯果汁给宋允文,「这个是廷之榨的果汁,你喝喝看,喝完再去睡吧」

对於别人的好意,宋允文是不太会拒绝的,虽然觉得睡前还喝果汁会让他半夜起夜,但是他还是接过了杯子将那一杯果汁给喝了乾净。苏廷之榨的果汁是柳橙汁,酸酸甜甜的味道颇为不错。

宋允文喝完果汁,便要走去客房睡觉,但是才没走几步,他就觉得困意汹涌的袭了上来,让他几乎要站不稳:「嗯我怎麽怎麽这麽困啊」

宋允文的眼睛半闭了下来,人也往後倒去,但却不是睡去,而像是神智不清的模样,站在他身後的周阳上前一步就刚好接住了宋允文的身子。

少年看著计画成功,便露出了个微笑,这时苏廷之也从旁走了过来。

「成了」他问。

「嗯」周阳笑著答一声。

苏廷之帮著周阳将宋允文给抬到了床上,等将人安置好了这才问周阳:「怎麽突然带了这个人回来」

「在夜市遇到的,想说最近你正在找猎物,他应该很合你胃口。」周阳答著,手上不停的开始帮宋允文解衣服。

「小阳真了解我。」苏廷之说著,站在床边看著周阳在忙也不上前帮忙。

周阳听出了苏廷之话里夸奖的意味,便抬头对他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一张英俊的脸上满是得意。

似乎是脱习惯了别人的衣物,三两下周阳就将宋允文给剥了个光,一具青涩的少年身躯就这样暴露在两个心怀不轨的人眼中。

「小阳,你这朋友已经给人开苞过了。」苏廷之眼光毒辣的扫过宋允文的身体,也不知是从哪里看出了这项事实。

「什麽怎麽可能,他很闭俗的耶」周阳讶异的说。

宋允文看起来就不像是一个会在这个年岁就破处的少年,毕竟他一直都是个乖巧的孩子,不过事实就是事实,就算再会猜测周阳两人是绝对猜不出到底是谁帮宋允文给破处的。

苏廷之耸耸肩说:「这也没关系,他不住这城市,就当尝个鲜。」

周阳见苏廷之不在意,也只好说:「好吧既然你都这麽说。」他可是很在意的,原本今天还想著要得到更多苏廷之的称赞,不过自己这次运气不好也就怪不得别人了。

他爬上床在拍了拍宋允文的脸,尝试著让他清醒一点。

刚刚加在果汁中让宋允文喝下的药剂出自苏廷之之手,能让人一时间先是头晕然後便神智迷糊,虽然仍旧醒著但脑袋却不够清晰也无法逻辑的思考问题,并且在五个小时药效过了之後会忘记这一段的记忆。

作家的话:

废话完毕,下面开吃。

至於这配角,大家看过就好,关於他们的故事会在另一篇糟糕文中出现=艹=

、哥哥的校外参访下慎

宋允文半梦半醒的,眼睛虽是半睁著,但神智却是不清的。

周阳观察著眼前昔日同学的身材,虽然他们两个同年,但周阳本身却要比宋允文来的高上许多,就外表上来看他似乎年岁比较大一些。宋允文的发育较晚,他的下体阳具是深粉色的,一见就知他的经验并不多。

周阳还发现了宋允文的头要比正常的少年要来的大上一些,想必是常被男人玩弄吧

他伸手轻弹了一下宋允文口的两颗头,然後讶异的发现就只是这样的举动,宋允文的头就已经硬了起来。

「廷之,你看他头超敏感的啦」

宋允文的头被周阳用手指弹到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像是过了电一般跳了一下,一种奇异的酥麻感迅速的从那里窜到了他的脑中,迷蒙间他哼出了声音:「嗯」

这一声有种甜腻的感觉,就和宋允文平时发出的呻吟一般,有著诱惑男人的魔力。

周阳一发现宋允文的身体感度这样好,忍不住就转头对著苏廷之说:「他身体感度很好耶」

说完,周阳也不等苏廷之回答,手一动就将宋允文给翻了身,将宋允文摆成了个狗爬的姿势。

苏廷之这时也走了上前,他轻压著宋允文的腰背,因为背向下压,於是宋允文的臀部便自然的翘起,呈现诱人的曲线。苏廷之用手指从宋允文的背部中央向下滑过,一直滑到宋允文的臀缝中,然後再将手拿开。

苏廷之的调情手法很高超,但在半迷蒙状态的宋允文却是只能从生理上的感觉来感到快感,至於其他一些想让人害羞的手段等,他是一概不会有反应的。苏廷之其实也不对这样的手法抱持著能收到成效的想法,不过只是这样简单的抚,宋允文却是反的开始摇摆起了臀部,这倒是出乎了苏廷之的意料之外。

这不过是习惯的反应,却告诉了苏廷之一些资讯。

「小阳你朋友的感度的确很好。」而且不只好,这本大概也不如外表看来的那麽清纯。

苏廷之的话语是含著称赞的意味的,在周阳看来这不仅只是称赞宋允文的身体,更像是对他的肯定,这让他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苏廷之抬起宋允文的下巴,看到这清秀的少年脸上已泛起红晕煞是动人,只是因为药而显得有些无神的双眼大概是最美中不足的部分。不过这小小的瑕疵苏廷之还是能够接受的。

他的手轻压了一下宋允文的嘴角,轻易的就将他的小嘴给打开。

接著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做接下来的动作,一旁的周阳已经凑了上前,帮苏廷之解开裤头,用手将苏廷之的分身给掏了出来,动作做得是快又确,像是之前曾经做过无数次。

周阳用手帮苏廷之撸了几下,那份量十足的就半硬了起来,他也明白自己该做到什麽地步,所以只是这样他就收回了手,一双凤眼向上看著苏廷之,那像是要求著称赞的小狗一般的眼神让苏廷之笑了起来。

「小阳真聪明,我还没说要什麽你就知道了。」说著还了周阳的头发,这副模样倒不像是正要奸一个被下药的少年的坏人模样,却像是个和蔼的大哥哥。

苏廷之先将自己的手指入宋允文的口中,测试这个少年在无意识中若是口中有了异物会有怎麽样的反应。如同他所想的一般,宋允文本能的并非咬下,而是用舌头开始舔弄嘴中的异物,没多久就弄的苏廷之的手指头湿漉漉的。

既然得到了确认,眼前的少年的确给他的男人调教的很不错,苏廷之将自己的手抽出,换成了他的分身入了宋允文的口中。

突然被异物填满了嘴中的空隙,宋允文第一时间感觉到呼吸有些不顺,但很快的他就找到了最佳的方法,自然而然的开始舔弄起嘴里的阳具。就如同以往他曾经对著他父亲所做得一般,或许在他迷糊的神智中他是在和父亲做爱吧

周阳见著苏廷之正在享受宋允文的口舌,他也开始进行了下一个动作,他拿过了床头的润滑剂,原本正想挤出一些来抹在宋允文的肛口,却意外的发现那个还没有被他们真正玩弄的小花朵外居然隐约有一丝光泽。

「咦」周阳放下东西,改用手碰了碰那处,入手黏腻,居然是宋允文已经敏感的开始分泌起了体。

周阳的惊讶也让苏廷之注意到了这件事情,宋允文的身躯会如此荡真得是他们两人始料未及的。

「看样子小阳你眼光还是很好的。」苏廷之眯著眼睛享受著宋允文口舌的服侍,还不忘记要称赞一下周阳,毕竟将宋允文骗来得是他。

「那还用说。」周阳心情一愉悦,手上的动作就没有了轻重。

两手指并拢就网宋允文的肛入,虽然那处已经有些许润泽,但依旧非常紧窄,突然的入两指头依旧会使宋允文感觉到疼痛,但这样细微的疼痛却是无法惊醒迷茫之间的宋允文的,少年依旧尽责的用著唇舌为苏廷之口交。

刚进入的手指受到了一点小小的阻碍,但很快,熟悉情爱的身躯就自然的放松,接纳进周阳的手指。

周阳发现自己的手指头入的地方迅速的变得柔软,宋允文的肠道一发现异物入侵便开始分泌起了肠,像是贪恋著待会儿会尝到的快感一般,弄的周阳的手上没多久就沾满了水。

「哇呜他湿得好快。」周阳说话的时候手并没有停下来,他用另一只手掰开宋允文的臀部,用手指在他的体内旋转,模仿著抽的动作,尽可能的让宋允文更快的完成扩张的准备。

看著宋允文为苏廷之口交,其实他也已经有些感觉,只不过这第一个当然是得给苏廷之先,所以他只能先帮宋允文扩张,後面只要苏廷之入了宋允文的肛,那麽他就能玩宋允文的嘴巴了。

「小阳,可以了。」苏廷之看著周阳的动作,觉得差不多了便出声道。

然後苏廷之将自己的从宋允文的口中拔出,而神智迷糊的少年的脸上却出现了一种类似於不满足的表情,像是嘴巴中的糖果被人抢走了,「恩」

宋允文的嘴角都挂著唾,那是刚刚因为嘴里含著东西无法吞咽所流出来的。

苏廷之和周阳掉换了位置,他被宋允文含的湿漉漉的就顶在了宋允文的臀缝之间,经过周阳开拓的小已经流出了足够的水,沾湿了一片床单,这个少年的水量让苏廷之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挺动胯部,苏廷之的就这样长驱直入,宋允文柔软的肛对於他的入侵是一点阻碍都没有,充沛的水充当了润滑,在苏廷之入的这个过程,他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相反的一种被充满的感觉从心里发散而出。

迷糊之间宋允文还一直觉得正在玩弄他身体的是他的父亲,所以他本能的开始收缩自己的肛,好给进他身体里的男人能得到更多的快感。

苏廷之的被宋允文柔软的肠包裹著,弹十足的括约肌咬著他的部,带给他恰到好处的束缚感,这样极品的身体让苏廷之忍不住舒服的叹息出声。

「廷之,舒服吗」周阳看到苏廷之这般表现,也知道如果不是舒服的话这个男人是不会叹息的,只不过他就是还确认一下。

苏廷之看像周阳,并没有急於投入征服胯下身躯的欲念之中,而是说:「小阳,过来。」

周阳听话的凑近前去,然後被苏廷之用右手揽过头颅亲吻了起来。

这个吻一触即分,带著一种称赞以及奖励的意味。

就算是看到眼前的活春都不一定会脸红的周阳,在这个吻下红了脸,露出了一口白牙。

「好了,你也去享受看看你朋友的嘴巴,他的口技还不错。」苏廷之说。

听到这话,周阳便快速的将身上的衣服脱掉,他的身形比起一般的青少年要来的稍微结实一些,肤色是小麦色的,不过平时被衣服盖住的地方肤色却要来的白皙一些,他身上有著几条明显的晒痕,让他更增添一股阳光的气息。

其实若只是想要上宋允文,他是不用脱衣服的,只不过这脱光是为了他的一些私心,他能够帮助苏廷之迷奸他人,但最最重要的是在苏廷之心中他的重要以及对他的吸引力得一直放在第一位才行。

他的身体是苏廷之最喜爱的,所以此时见著苏廷之正弄著宋允文,但眼睛还是放在他身上,这让周阳很愉悦,苏廷之的眼神比起任何的春药都来的有效,只是被这样看著,周阳的下体就充血勃起了。

苏廷之握住了宋允文的腰,开始大力的抽了起来,长的在少年的既稚嫩又成熟的肠道之中磨擦著,柔软又湿热的肛带给苏廷之无比的享受。

宋允文本能的迎合著身後的人的摆动,迷离的眼神和泛红的双颊都彰显著他从这场交合中得到许多的快感,他张嘴轻吟著,呻吟声不像以往能够成句子,只是一些无意义的音节组合而成。

「嗯啊啊唔啊」他的呻吟与体的撞击声织成了一首靡的曲子,听的周阳热血沸腾。

周阳站到了宋允文的头处,视线正好对向苏廷之那布满情欲的征伐表情,他趁著宋允文还在呻吟的时候将自己勃起的也送进了宋允文的口腔中,堵住了他嘴中的声音。

嘴中突然又被塞进了一男人的阳具,宋允文却是反的开始吸吮了起来,他的神智无法弄明白为什麽父亲能又搞他的肛又搞他的嘴,他只能尽自己所能的带给他梦中的父亲最大的欢愉。

「唔」周阳呻吟了一声,他没料到宋允文的口技这麽好。

柔软的舌头像是一条蛇一样,在口中旋转舔弄著他的头,舌尖偶尔勾起挖弄他的马眼,将上头流出的透明体通通都吞吃进肚,明明是一副文秀的样子,怎麽这嘴巴和身体就这麽的像是个娃呢

周阳喘著气,因为快感而眯起的凤眼让他有种沉沦於欲望之中的美,看的正在用力撞击著宋允文身体的苏廷之的又更加大了一些。

因为体内的阳具突然的变大,宋允文忍不住深呼吸了一下,那满足感是加倍的成长,他含住周阳的柱顶端,像是吸嘴一般的用力一啜,强大的吸力及快感让周阳当场就了出来,白色的全数灌进了宋允文的嘴内。

被了满嘴男人欲望的宋允文反的将那些体全数喝下,那些带有著些许腥味的体让他体内浪的本苏醒,不用理智控制,只有追随快乐的本能。

宋允文白皙的躯体迎合著苏廷之的撞击,每一下都务求使苏廷之入他身体的最深处,每当被到敏感处,他就会发出一声高亢的叫,此时的他与其说是个少年不如说是个荡妇。

「啊啊嗯嗯」宋允文呻吟著。

苏廷之的双手从宋允文的腋下穿过,配合著胯部的一挺,将趴跪著的宋允文就这样拉了起来,背靠在他的前,呈现坐姿。

这个姿势使的他能入的更深,也使的宋允文高亢的叫了出来。

也就在这个刹那,宋允文达到了高潮,他深粉色的在没有经过任何抚慰之下,仅仅依靠著後产生的快感了,宋允文的柔软後紧紧绞住了苏廷之的阳具,让男人不得不停下抽的动作,等待他的平复。

在宋允文面前的周阳则是措手不及的被宋允文出的喷到了腿上,让他小小的吓了一跳。

但随即他看到苏廷之的动作之後却是凑了上前,将苏廷之连同宋允文给用手环住,侧头越过宋允文的肩膀和苏廷之接吻。

因为贴的近,宋允文的身躯被两个人夹在中间,背部倚靠著苏廷之,口则是与周阳紧密相贴,那种与人肌肤相亲的感受让他感觉到了舒服,在刚高潮过而显的敏感的身躯,前的两颗头因为语周阳的口磨擦而有阵阵的电流窜过。

就著三人相贴的身躯,周阳帮著苏廷之一手托著宋允文的腰,两个人就这样合作无间的将宋允文的给抬高放下,让苏廷之能够继续干著他的小。

而周阳也让自己的胯部贴进宋允文,另一只手就握住了宋允文和他自己的,就著这上下的动作互相摩擦著。

刚高潮过的身体很是敏感,随著这样的动作宋允文和周阳都再次充血勃起,而随著苏廷知的感觉积累到了後段,宋允文被抛高的弧度变得更大速度也变得更急。

周阳和苏廷之一边接吻一边玩弄著夹在他们之间的少年躯体,直到三人都一起达到高潮为止。

宋允文隔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不过他将之归为自己有些认床,睡姿不好的原因。

周阳送他回饭店与学校会合之後,还很热情的邀请他如果以後路过这城市都可以来拜访他。

他没有发现在他身上昨晚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只是觉得身後的那处有著和父亲做爱完後隔天会有的肿胀感,但是他并没有想的太多。他永远都不会发现他的身体曾经出轨过。

作家的话:

不算长,但终於做完了。

我要回到正文去了,已经延宕好久。

爸爸表示:「我等得有点不耐烦了。」

br>

、一双胞胎

宋允笙在高中的生活是如鱼得水,长相清秀运动却极佳的少年个活泼开朗,在同侪之中非常的受到欢迎。

「阿笙走了,等下和二班的还有一场球赛。」阿猴从後面拍了宋允笙的肩膀一下,他已经将书包整理好就等著出校门了。

「好哪等一下。」宋允笙瞥了一眼好友,开始收拾起了书包。

少年的一撇似乎带著些许勾人的意味,但转眼又什麽都没有。

阿猴连忙转过头去,刚刚他怎麽会觉得他的这个好兄弟很勾人他吞了口口水,觉得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好了,走吧阿猴你发啥呆啊」宋允笙一把敲醒阿猴,背著书包就走出教室。

被敲醒的少年转眼就将自己刚刚脑袋中的遐思丢到一旁,赶忙跟了出去:「欸等一下啊」

两个少年打打闹闹的往球场跑去,似乎只是平常无奇的日子,但是却又有点不同寻常。

到了球场边,对方的人马早就全到了,己方球队中的其他三人也围了上来,五个人就围在一起讨论起了战术。

号称五人当中的智囊的旺达指了指对方那边眼生的一对双胞胎说:「哪看到没有,就那两个,二班转学生,听说很强的。」

宋允笙顺著旺达的手指往那边一瞧。

哎唷还真别说,那对双胞胎球打的如何宋允笙还不知道,但那张脸倒是挺好看的。

虽然因为距离的关系有些看不清楚,但是宋允笙绝对能够说那对双胞胎百分之百的是对大帅哥,浓眉星目的,身高似乎该有一百八,在高一生中也算鹤立群了,站在那和两人柱没两样。

「人模狗样的。」阿猴略有些忌妒人家的样貌说。

「嗯不过和我比起来差多了。」宋允笙接话。

其他人都笑了,阿猴更是用力压著宋允笙的脑袋努力搓说:「是喔大帅哥。」

确定人都到齐了後,球赛也要开始了。

这不是正式的比赛,只是两个班级私下的角力赛。

高中生的篮球也就这麽回事,先是像模像样的分配一下位置,然後下场,规定一下得分多少算赢,也不用裁判就开始了。

那对双胞胎一个打中锋位置一个则是控球後卫,实话说,在没有任何物品做为辨别时,宋允笙很难区分出到底哪个是哪个,幸好的是双胞胎虽然买了同款篮球衣,但是至少颜色是不同的,宋允笙勉强能够看出蓝色的那个是控球後卫,黑色的是中锋位置。

高中生的球赛其实也就玩个开心,真正的胜负并不太有人会去在意,他们只是需要些地方来发泄一下自己过剩的力。

六点一到,宋允笙马上就停下了奔跑中的步伐,他喘著气,汗水从他的额前滑落,弄痛了他的眼睛,他掀起衣服的下襬擦了擦汗水,露出的腰腹看起来有些纤细有些惑人。

「喂我要回家了。」宋允笙说。

双方的比赛早就结束了,现在他们正在做友谊的练习,所以宋允笙虽然临时说要走倒也不影响他们。

「你不一起去吃饭我们今天要欢迎他们耶」阿猴跑了过来,指了指那对双胞胎说。

他们这一群人常一起打球,现在多了两个要进入这个团体的家伙,怎麽说都要一起去吃顿饭庆祝庆祝才是。

其他人也围了上来,双胞胎先是迟疑一下,最後也跟了上来。

「阿笙你干嘛那麽早要回家平常都不用那麽早的。」

「因为我哥哥回家了,今天是他煮饭。」宋允笙说出理由的时候看样子非常正经。

隔壁班级的朋友还打算继续说话,马上就被旺达和阿猴他们给挡住了。

「好吧好吧那下次再一起吧你哥回来了你就先回家吧」阿猴代表全体说。

宋允笙简单的点了下头,去拿了自己的书包就打算走,但在离开前又折了回来跑到双胞胎前面。

「抱歉啊今天你们的欢迎宴我没办法去吃,我叫宋允笙,先和你们自我介绍一下。」宋允笙笑著说。

阳光照在这个少年的脸上熠熠生辉,一时间那两个双胞胎都没有说话。

宋允笙的身高现在只有一六五左右,说话的时候还得要仰著头,那双大眼睛抬高视线的样子很是有杀伤力。

「嗯」宋允笙疑惑的发出声音,他的嗯声是从鼻腔出来的,软软的又有点黏腻,却像是羽毛一样搔过双胞胎的心头。

黑色衣服的那个这才开口:「我叫张谦修,是哥哥,他是弟弟张谦齐,很高兴认识你。」

蓝色衣服的只在旁点了点头。

「很高兴认识你们,那先掰啦」宋允笙说,接著他就挥著手跑远了。

看到人都走远了,隔壁班的朋友们这才问阿猴他们说:「干嘛啊他哥回来他一定要回家这是为什麽」

「因为现在他哥读外地的学校,都住那,很少回来,然後阿笙他就那个」旺达开始思考到底那叫什麽来著,超喜欢哥哥之类的那个。

「兄控。」阿猴说。

「对对对就是兄控,阿笙那个家伙只要他哥回来的话,绝对是约不出来的。」旺达说。

一群少年就著兄控这个话题聊到了萝莉控,再往肌控方面发展,最後决定大家一起去吃爌饭。新来的双胞胎兄弟为了尽早融进社群中也是跟著去了,只是他们心里却开始一直想著刚刚那个叫做宋允笙的少年。

作家的话:

好的,目前决定来先补起弟弟的番外。

本番外不长,是稍微讲讲弟弟知道爸爸和哥哥在一起之後,他们家的状况和弟弟的心态发展。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