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百年盛会,邀仙宴(1 / 2)

加入书签

五年,谁来惊梦。花发丹云正年少,岁下时光正好!

群山之侧,古木幽涧旁清浅的小溪中,一位容颜绝美女子,**着玉足,悠然立于其中。溪水不能阻止她的步伐,反而成为她肆意玩耍的工具。像误入凡尘的精灵,踩着潺潺溪流,踏波而行,恣意悠然。

她着一身黑裙,轻纱薄雾般迷蒙,像是开在暗夜中的浓墨的黑莲,朵朵神韵勾魂。

又像是远山秀丽浓淡中的一笔,泼墨写意,行云流水,其韵自然。

肩后长长的青丝及腰,简单的用一枚玉簪挽起,神韵自然。

她眉色似烟雨中的远山,似浓还淡。眼睛像寒冬中清浅的冰沙,不深不浅。精致的五官,拆开来,五一处不美。合在一起又有一股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气韵。

只是第一眼,人们往往忘记仔细观察她的样貌。

只因为,她只是那么随意的站在那里,便是一把寒气四溢的剑,耀眼夺目。

她眉眼素淡,很是薄凉。

其实世人不知,往往无情之人,其实最是长情。

女子似是无意,只是踩着潺潺溪流,顺着流水向前走去。偶而有流水端急,将细小的鱼吹过她的脚尖,与她恣意戏耍,无有惧意。

“大师姐,大师姐,殿主请你去大殿。”

声音由远及近,玲珑清脆。只见一名清秀圆脸女弟子御剑飞行而来,眨眼间便在女子面前停了下来。

她圆脸有些薄红,似是有些激动,或者不知是什么原因,不过那圆溜溜的眼睛甚是灵动,看着很是可爱。

终于看到传说中的大师姐,好美。圆脸女子一脸崇拜。

女子微微对她颔首,嘴角轻轻上扬,便令天地失色。“师尊知道我回来了?”声音清浅,如丝弦之乐,带着些许疑问。

“恩,殿主刚下的命令,让我直接来天河末流这边,想必殿主是一直关注着师姐,才会在师姐一踏入丹云宗内,便知道师姐回来了。”圆脸弟子认真的解释道。

其实黎兮兮那里需要她的解释,这句话似是问句,又是肯定句。不过,她挑眉看了看女弟子,倒是很是可爱吗!

“师妹慢走,师姐先行一步。”玉足轻动,带起水中的涟漪,涟漪犹若柔滑的蓝色丝带,对那白色玉足似有不舍,缠着玉足一步步飘向高空。

烟云流动,一步数里,转眼间,那抹黑裙便消失在眼前云烟中。

圆脸女弟子略显痴迷的看着黎兮兮离去的方向,一抹坚定的意志出现在她的心底,我也要成为大师姐这样的女子。

转眼已是五年,东阳郡一行,已成历史旧事。

这五年里,她一心专修剑道,不做它顾,很快进入练窍中期,并且闯入剑池七层,自此成为剑峰上下弟子的楷模。

要知道,纵使是剑峰的神游真人,也只闯入了第七层而已。黎兮兮却以练窍中期的修为闯入第七层,觉对是一种盛举,可以铭记史册了。

普通弟子中,有嫉妒的,有不屑的,但是也有崇拜的。只这一点,便同前世有很大的不同。

剑心殿

叶修盘坐在蒲团上,眉目刚毅,周身散发着凛冽的剑意,双目如同刀剑,散发着灼灼神华。敢于之对视的人,不由双目刺疼,心神不宁。

看着身前众多记名弟子,叶修道:“五日后,便是百年一度的“邀仙宴”。到时,通幽老祖、神游真人必定连袂而至,而等谨记,一定要谨言慎行。宴会期间,要听从你们大师姐姐指挥,防止宵小作乱,闯入禁地之中。”

“谨遵殿主之命!”众弟子齐齐回道,个个身姿挺拔,如松如岳,英气蓬发。

叶修满意的点点头,嘴角含着一丝笑意。道“你们先下去吧!”

众弟子依序走出大殿,正巧遇到正蹁跹而来的黎兮兮。有的颔首,有的作礼,大声道:“大师姐。”

黎兮兮停在殿前,目光清冷。嘴角却勾起一丝微笑。“师弟师妹好。”

寒暄后,黎兮兮走入殿中,一眼便见到坐在大殿上的叶修。

“见过师尊。”黎兮兮执剑礼。

叶修上下打量了一番黎兮兮,咧齿而笑,绽放出大大的笑容。“回来就好。”

对于自己选的首徒弟子,叶修心中很是满意。

这五年来,黎兮兮的努力和坚韧叶修看的一清二楚。她的心比普通人要狠的多,不止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甚至是一些男子都自愧不如,只有这样意志坚定的人,才能在剑道走的更远。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