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针锋相对(1 / 2)

加入书签

云遮雾隐的丹霄殿中,天色初破晓时,便已经盈满了人。

刘春秋端坐在云台之上,看着殿中身影不一的弟子,面色凝重。

常林站在中间,手中捧着一样红绸盖上的事物。

两侧站着不少神游真人,以及执事堂的管事。

因为黎陌外出,丹阳子闭死关,谢辞和叶影带着不少内门弟子站在堂中。

黎兮兮同楼重九赶到的时候,殿内中的空气分外压抑。

只因为常林掀开的红绸中赫然放着一个圆盘,正是禁灵盘。

“禀宗主,定是有人将此物放在露华台阵法台上,才干扰了护山法阵,任由魔宗自由来去。害得叶殿主战死,丹云宗颜面尽失,恳请宗主下令查明,究竟是何人敢做出如此胆大包天的事情。”常林大声喝道,眉眼之间尽是愤怒,怎么会有这么令人痛心疾首的事情发生。

“是谁如此大胆,孽子,当诛!”更有老一辈的神游真人,咬牙切齿厉声喝道。

“此等贼子,必将揪出,以正刚法!”也有人义正言辞说道,显然对这种勾结魔教,吃里扒外之人,都是厌恶至极。

也有人沉默,因为他们曾常林的那句话联想到了更多,这可不仅仅是有弟子勾结魔宗这么简单,甚至有可能,勾结魔宗之人,是丹云宗高层,那么这事情的严重程度,就更不一样了。

知情的人畏惧,不敢胡乱言语。

可已经惹了一身骚,重大失责的常林,可不怕。现在他迫切的想找出是谁勾结魔宗,害他失责,犯下如此大过。因此他冷言大声道:“众所周知,护山大阵所在的露华台需要令符才能入内。这令符世间仅存数枚,宗主手中一枚、丹阳子师伯一枚、梨陌一枚、叶修一枚,共有四枚。”

常林话音刚落,便有人道:“丹阳子已经闭死关,可以排除在外。而叶修这人妒恶如仇,此番又拼命战死魔人,更是不可能勾结魔宗。宗主更是不用没有动机,至于梨陌,听闻,最近出门访友,不在宗内,可有些难说了。”说话的正是昨天帮助常林的儒雅男子,他一番凯凯而谈,却将矛头引到了梨陌身上。

黎兮兮闻言,神色一冷,冰凉的目光打量着那人,清浅的不带一丝温度。

“云岭子此言差矣,当年黎渊夫妇死于魔宗之手,黎陌可是恨不得生淡其肉,饿饮其血,怎么可能会与魔宗勾结。也是,你还年少,这些陈年往事你也不太清楚。“有白发苍苍的神游老者摇头叹道。

“是啊,当年黎渊夫妇惨死魔宗之手,我记得黎殿主可是独自一人剿灭了好几个魔宗残支,与魔宗有血海深仇,怎么可能会勾结魔宗。”有些老人忙点头附议道。

“哦,原来还有这般往事,是云岭子疏忽了。可是令符只有四枚,没有令符,这禁灵盘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进入露华台吧。”云岭子脸上带着丝歉意点头说道,儒雅的脸孔依旧温和。

黎兮兮若有所思的收回目光,这云岭子,有些熟悉,但却想不起来。

稳坐在云台上的李春秋面沉如水,看不出丝毫情绪。可是他心中却剧烈跳动着,因为,除却他们四人手里有令符,还有一人手中有令符。

当年,丹云宗初创,设下护山大阵,笼罩三分六脉,也留下了六枚灵符。

除去之前的三人,各手持一枚外,其实李春秋手中,应是有三枚令符。但有一枚,当年他已曾赠与李秋彤。

果然,常林见众人平息后,又道:“排除梨陌、叶修、丹阳子手中的三枚令符,应是还有三枚在宗主手中,不知宗主可否拿出来一见。”

常林的话音刚落,大殿内的气氛再度凝滞起来。这意思?难道是怀疑宗主。

“常林,你此言何意,你是在怀疑本座吗?”李春秋长袖一挥,带起股股劲风。低沉威严的声音响彻殿宇,带着一股深沉的威压,逼向常林。

常林心底一惊,慌忙地下头颅,忙道:“常林绝无此意,还请宗主息怒。”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