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仕女(1 / 2)

加入书签

群山之侧,有一面镜湖,晴蓝如碧,悬挂于山顶,如明月高悬,明净秀丽。数百年前,一位女修御器而过,见此地灵气浓郁,山脉钟灵,便立下宗门,曰之挽月!

如今,灵气渐渐衰,人烟不再,若大的镜湖依旧干净如初,被世人遗忘在角落。

黎兮兮一行人行走在破败的山路上,脚下叶草横生,腐烂的枝叶散发着淡淡的腐臭,不由让人封住鼻窍,才得以前行。

茂密的丛林中不时有野兽出没,发出古怪的吼叫声。

黎兮兮边行边打量着这座山峰。半山腰上修建着古道楼宇,有的楼宇坍塌了大半,从山脚往上看去,一片荒败的景象。

不过这山门倒也风雅,山脚下种植着不少密集的绿竹、松柏等物,虽不名贵,却也修理精致。

走到山腰石道上,众人才松了口气,要不是风行天际太过招摇,众人也不会选择步行而上。

刚至山腰便有一股浓烈的馨香传来,层层叠叠的月桂树种满了整个走道,屋前庭后,都有月桂的身影。

此时末秋之际,月桂最盛的花期已过,只有三三两两的花团吹挂在绿叶间,香气浓而不腻,倒也有几分风雅。

“仙路艰难,一派之鼎盛都能在百年间衰败至此,何况我们这些散修呢!”仆译老人看着凄凉的殿宇,略显感慨的说道。

只是他只说了前半段,后半段有感而发却没有吐出。

所以只有靠争命,才能笑傲到最后啊。

“草根出身低贱,灵根低劣,若无根浮萍,每日维持平日修炼的资源已实属不易。所以这次我们一定要找到月华府,这可是大机缘!”田文生目光精湛,紧盯着残破的山门,眼中呈现势在必得的光芒。

他对谭朗,不是没有情谊,两人相交这么多年,也算是臭味相投。为了这张地图,他已经杀了谭朗,若是没有得到利益,当真是着实令人不甘。

秦如梦眸光扫过两人,嘴角挂着温和的笑意,道:“我们进去看看,是否有什么发现。”

众人闻言,也觉得的实在,便在倒塌的房屋内外搜索起来。

这挽月派已荒败百年,房屋破败,野草疯长,半塌的房舍中也堆满了灰尘。一些帷幔装饰早已腐烂,精细的物件也早已被搬空,哪里还有什么遗留。

黎兮兮稍稍转了一圈,便走了出来,目光打量着房舍后,向主殿走去。

她倒有兴趣去看看宁浅儿居住的地方,对这个未曾蒙面的女子,她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情感。

黎兮兮身影如风,莲步生姿,看似行走娇柔缓慢,实则几息间,身影便迷糊园区。

红袖姑娘暗咬银牙,怀抱着精致的红木琵琶,看着黎兮兮远去的身影,不自觉跟上了脚步。

主殿保留下来的要略显完整,只有西偏殿已经坍塌,中间还是能够走进去的。

跨入主殿,气息便沉寂了下来。略显阴暗的室内,几颗斑驳的石柱撑起殿宇。

遗留下来的墙壁上绘画着彩绘,窈窕的女子身影娇媚,或舞剑、或持扇、或抱琴、或彩衣翩跹,千姿百态,个不相同。

这些彩绘本是死物,色彩凋零,本应不堪入目。可那些深陷的线条,却隐含大道。

黎兮兮便阅十万剑经,又有前世的阅历和前世曾达到的修为,哪里看不出,这些或颦或笑,百态的不一的仕女图中,隐含真意。

对于其它仕女图,黎兮兮只是一扫而过。白通不如一精,只有精通自己最喜欢的一项,黎兮兮才会将目光投向别处。

她看的自然是那张舞剑的仕女图,女子身着彩色霓裳,玉足轻踩玉莲,身侧周围百花齐放,端是艳丽无双。

女子腰肢微微后倾,玉颈纤纤,长剑微挑,一轮明月跃然于剑尖,散发着清润的光辉。

女子轮廓仅用寥寥几笔勾勒,相比裙裳裳细腻精美的花纹,百花瓣上盛开的细腻花蕊,画师留给女子容颜的用心,当真少的可怜。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